•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网站地图
  • 用户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专题栏目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 正文

从儒家文化思想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时间:2014-08-25 01:31:00   作者:   来源:县委宣传部   评论:0 点击:  文字大小: 特大

 

从儒家文化思想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中共沧源县委党校 敖学仙

 

摘 要: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把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凝魂聚气强基固本的基础工程。并强调,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学思想,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儒家文化思想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助于我们进一步加深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识和理解。

【关键词】 儒家文化   社会主义   核心  价值观

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经历数千年的积淀,气象万千。它在思想、学术、哲学、教育、典章、道德、文字、文学、艺术等各个方面,都有着丰富的内容和鲜明的特色,无不显示着中华传统文化的悠久和宏博,激励着中华民族世世代不断去探索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创造出新辉煌。

  在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践中,强调继承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就不能不重视儒家文化对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贡献。在长达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历史中,儒家文化始终被统治阶级奉为国家的正统思想和理论。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哪一种思想和文化能够像儒家学说那样,在如此长的时间里给予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历史如此重大和深刻的影响。

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和理论,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如在国家政治上,主张“德治”与“仁政”,为政以德,实施德治主义,在伦理道德方面,强调封建的“礼”,以“三纲”“五常”作为人们的行为准则;作为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构建了一整套的道德范畴,如“仁、义、礼、智、孝、悌、忠、信、中、和、恭、敬、温、良、俭、让”等。这些道德范畴,有一个核心的价值观,就是作为内心道德标准的“仁”和外在行为规范的“礼”。孔子希望学生能够超越“小儒人”,成为道德高尚的士。

对于士君子,孔子及其学生以及孟子、荀子等人都有相关论述。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始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论语.子路》。子张曰:“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其可已矣。”——《论语.子张》。曰:“尊德乐义,则可以嚣嚣矣。故士穷不失义,达不离道。穷不失义,故士得己焉;达不离道,故民不失望焉。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孟子.尽心上》,从这些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先秦儒家关于士君子的基本标准:以仁为本、志向远大、忠于职守、安贫乐道。

儒家文化思想之所以在中国封建社会中长兴不衰,这与其在漫长的发展中,顺应历史变化,不断地调整和发展儒家文化思想内容,同时采取兼容并蓄的方针,吸取其他文化之精华,完善和补充儒家理论,使之始终适应社会发展需要的做法分不开。从历史上来看,儒家文化形态也是发展变化的。

孔子、孟子和荀子等人奠定了儒家文化的理论基础,成为儒家文化的源头。

西汉时期,董仲舒作《春秋繁露》阐发天人合一的思想,提出“三纲五常”等伦理道德观念。也提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从而取得了统治地位。

东汉以后,佛教传入我国并与玄学结合。由于其对世界、社会、人生等问题中的形上学理论有较多和较深入的探讨,大有取代儒学成为主流文化之势。这种局面令一些儒生感到十分不安,当时,强烈要求辟佛的唐代著名文学家韩愈就是代表人物。

而以朱熹、王阳明、张载等人为代表的宋明理学,它既是儒学流变的开始,也是儒学从内生走向外播的开始。对内,宋明理学积极吸收和融合玄学、佛教、道家理论为己用,并借对《易》理的阐发构筑一套“天理”、“良知”的理论体系与道家的“道”等形上学理论相抗衡,丰富了儒学的知识论和修养论理论。于外,儒学分别向东方和西方两个方向传播:一方面宋明理学向东方的韩国、日本、越南诸国传播;另一方面,孔子的学说、朱熹及宋明理学等儒家学说通过早期传教士向西方传播,并逐渐成为欧洲启蒙主义学者们的精神食粮,特别是孔子的治国之道和道德思想成为启蒙运动的思想武器。

在近代西方文明输入中国后的中西方文明碰撞交融中,儒家思想有了新的发展。而这种文化交流现象,其作用往往彼此相长。其基本特点是主动参与世界文明对话。在政治体制上,洋务派张之洞倡导“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戊戌变法领袖康有为、梁启超希望托古改制进行社会改良;中华民国开创者孙中山提出“民有、民治、民享”的思想。在学术领域,张君励、冯友兰等人以儒学的“内圣外王”为立宗之本,在“新儒学”旗帜下进行的儒学研究。

改革开放后,发达国家的富足和发展极大刺激了刚从封闭中走出的中国,中国人在感受到极大差距的同时,产生了极大的干劲和紧迫感。1985年邓小平同志提出“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和其他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1992年提出“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些观点在当时极大解放了思想,促进了社会经济的飞跃发展,同时也折射出了整个社会对财富的渴望。现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从1978年到2012年,我国经济保持年均增长9.8%,人均GDP达到6000美元,社会生产力、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等综合国力迈上一个大台阶。但同时,社会财富严重失衡,自然环境不断恶化,人们普遍“一切向钱看”。社会道德严重滑坡,人们的道德底线屡屡被破。

对此,邓小平同志在1992年南巡讲话时强调“要坚持两手抓,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打击各种犯罪活动,扫除各种丑恶现象,手软不得。”可惜的是,仅仅靠行政措施和法律手段打击各种犯罪活动只是治标不治本。当金钱、享受占据人们的思想,再严格的法律手段都是无力的。为什么会这样,其实不难理解:西方的《圣经》中有这么一段故事:耶稣和门徒走在路上,一个商人过来问耶稣:我死后可不可以进天堂?耶稣回答说:除非你把所有的财产的捐出来。商人说:那我怎么生活呢?说完就离开了。于是:耶稣对门徒说:有钱人进天堂比骆驼穿针眼还要难。这蕴含着中世纪西方人的价值观,人生的首要目的并不是在现实中获得多少财富,而是死后灵魂能够获得救赎。在中国传统,人们对财富的看法与此类似。义和利自古构成一对紧张关系,孔子有言:“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孟子也说:“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如今,先富起来的一群人很少有能像小平同志当年希望的那样带动他人共同富裕,而不少本应成为社会良好风气引领者的党员干部,反而成了败坏社会风气的源头。仇视富人、憎恶官僚的心理在大众内心生根发芽,结出了冷眼看世,漠然一切的畸形果实。无耻商家用皮革废料制作药用胶囊、黑砖窑主拘禁并强迫农民工从事危重劳动、而在小悦悦冰冷的残躯前漠然走过的路人却有18名!港媒以《中华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时候》为题,向内地冷漠无情的社会投了一记铁血匕首,深深刺痛我们的心。

进入21世纪,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看到核心价值观对于一个民族的重要性。重塑民族之魂,必须以正确的价值观为指导。先秦儒家“以仁为本”,注重个体道德修养的核心价值观不论从国家的价值目标上、从社会的价值取向上,还是从公民的价值准则上,都无不昭示着“三个倡导”24个字精神的底蕴依托和思想根源。

人的幸福感来源于个体的崇高感。“以仁为本、以礼为用”的先秦儒家文化核心价值观,重视对个体“人”的道德培养,以培养“士君子”为目标。这个目标在今天仍然有着非常现实的意义。如果人人可以“仁以为己任”、“穷不失义,达不离道”,则富人、官员可以“兼济天下”,大众至少也可以“独善其身”,人人都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样的社会才是真正民主、文明、诚信的和谐社会。

2002年,中共十六大报告提出“社会更加和谐”的目标,2004年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进一步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任务。和谐社会思想是对儒家“贵和”、“仁爱”伦理道德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和而不同”对当今多元化社会的包容意识,“天人合一”、“民吾同胞、物吾与也”对自然环境的保护意识,都体现了儒家文化核心价值观的现实生命力和远见卓识。与此同时,新兴的“大众儒学”等儒家文化思潮也成为当代和谐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在谈到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时指出: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提出,是对当今经济社会的发展过程中出现的诸多不健康、不文明现象的反思。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提出,充分体现了先秦儒家“以仁为本”的理念。

“爱国、文明、和谐”,体现了儒家文化“仁、义、忠、孝”等道德规范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礼记.大学》)的人生理想。

“平等、自由、敬业、公正、法治、民主、诚信”,体现了儒家文化“仁、礼、知、信、恭、敬”等价值观思想。人要知书达理,就必须有“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学习态度和“人无礼则不生,事无礼则不成,国家无礼则不宁”的认识水平。孔子认为:“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论语.为政》)

“友善、富强”,体现儒家文化“温、良、俭、让”等道德规范。“否极泰来,君子以俭德辟难”(《周易.否卦》),“克勤于邦,克俭于家”(《尚书.大禹漠》)。勤劳、节俭是儒家文化一直倡导的美德。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对儒家文化“仁本”核心价值观的回归,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主流,它最大的贡献在于着力提高民族素质,尤其是道德素质。儒学提倡的“发奋立志”“舍生取义”的献身精神,强调道德责任感与历史使命感,宣扬孜孜不倦、临事不惧、不计成败利钝、不问安危荣辱、以天下为己任的宽广胸怀,把个人完成的社会责任作为个人道德的自我完成,容易形成一股强大的社会凝聚力,其影响力是无法低估的。虽然目前社会风气仍亟待改善,但我们有理由期待它的逐渐好转。孟子曰:“人皆可以尧舜”(《孟子.告子下》),一个拥有五千年优良传统的礼仪之邦,美好人性必然会在这个社会进一步彰显,和谐社会必然能够实现。

参考文献:[1]宋.朱熹.论语集注

[2]陆建华.荀子礼学研究合肥:安徽大学出版社 2004

[3]张岱年 方克立《中国文化概论》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首页
OA办公
返回顶端